西營盤成無街之城? 香港01 2017/09/06
傳媒報導

如果社區會說話,西營盤這個老人家會說香港開埠前百年的故事:半世紀的海味店、流傳已久的鬼古。自2015年地鐵通車後,它變成網上的搜尋熱話:餐廳、影相地點,再變下去,它都認不出自己。有機構為紀錄這老人家轉變,出版書籍《舖舖為營》,看它會否一步一步走向士紳化。

 

社區變成點?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於2015年1月至今年3月,每季定期為西營盤區內街舖進行行業統計。負責撰文的高級項目主任劉天佑(Willis)憶述:「有些2008年、2009年,入來的同事,帶導賞團時檔主都說『收購、加租』啦,我們出去吃早餐個間執咗,晏晝去食飯嗰間又執咗,我們想知社區係咪變緊 ?」

中心決定讓數據說故事,究竟變成怎樣?

 

(圖片來源:《舖舖為營—西營盤街舖經營調查》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出版)

 

121間吉舖 愈近地鐵愈多

地鐵通車使百年舊區接通世界,租金也漲如新樓盤般高。Willis坦承他們預計西營盤會變差,「地鐵嚟,一定是加租加得好勁。剛通車第一個星期,最誇張可以是同一條街,有三間店舖賣菜的、賣內衣褲的,全部執曬 ,都是開了很多年。」 後來眼鏡舖、沖曬舖的店主說「不做啦,開始收購啦!」,西營盤店舖空置率近兩成。

本以為列車會載走民生小店,換上一批又一批高檔食肆,或承擔得起貴租的連鎖店,結果拉下一道又一道灰閘。區內共有121間吉舖,而且愈近地鐵的街道如第一街,愈多店舖空置。Willis解釋,區內樓宇平均43年樓齡,而港鐵站對面樓宇樓齡最高,業主都在等「強拍」(發展商只要集齊凡8成以上業權,便可申請強拍,合法逼令餘下的業主出售物業)收購重建,寧願不出租。於是,樓齡愈高,空置率愈高。

蘇豪區延伸,變士紳化?

這個山城區終歸要摘去鮮花,種出大廈,4個新樓盤落成,各個中、小型重建項目亦蓄勢待發,其中高街的社區風貌率先改變。街坊憶述,70、80年代的高街是「車房街」,超過20間汽車維修房和五金店。夜深,汽車仍像積木塞滿街道,只有車房燈未熄滅,汽車不一定是來先半山區,亦有般咸道。地鐵通車那年(2015),高街82間街舖,有25間是食肆,只剩8間汽車維修,蘇豪區好像慢慢延伸到西營盤。夜晚只剩外國人於新開酒吧買醉高呼;周末,外來的文青擠滿Café,而不是茶記麵檔。於是,有人如此下定論-「西營盤士紳化」。

 

(圖片來源:《舖舖為營—西營盤街舖經營調查》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出版)

 

除了沖曬店,沒有一個行業消失

「我們預計車房會執得好快,但去到某個位結業潮就停下來,而高街餐廳數量亦有增有減。很多車房是自己買舖,不少老闆說年紀大了,所以就賣了,故未必與士紳化有關,我估計是飲食業的利潤比車房高。」Willis指到2017年,高街仍有6間車房,餐廳減至23間。整個西營盤如是,728間街舖覆蓋92種店舖用途,「原來西營盤仍然多元化,除了沖曬店,沒有一個行業完全消失。」

究竟西營盤有沒有士紳化?Willis不敢妄下判斷,「這是我們數據的局限, 士紳化是說高消費的店舖取代了民生店,但何謂高消費呢?區內茶餐廳一碗牛腩麵差不多是要40元 ,而在高街一間新的餐廳,西餐或印度菜,也是賣40至50蚊一個菜,如果用消費定義,兩者差不多。」其二是西營盤的連鎖店沒大幅增加,「高街新開的餐廳,不是很多是連鎖店。原來有些店主在中上環住了很多年,因為加租搬過來。他們又算不算是小店呢?其實也是。」

 

西營盤同一條街一邊有餐廳、民生店,雜亂有活力,另一邊的新樓盤街道只剩高牆。(陳嘉元攝)

 

重建樓盤清拆20多幢唐樓殺街舖

沒能斷定士紳化前,西營盤景色看起來有點灰。街上出現一道道拉下的鐵閘,或金碧亮麗的高牆,慢慢成無街舖之城?Willis慨嘆店舖類型,從數字上來看沒有明顯變化,他說:「新樓盤的規劃對整個社區的活力、凝聚力影響更為嚴重。」大型的重建樓盤大概清拆20多幢唐樓,而每幢唐樓都連住數間街舖,新樓落成,最多只有3、4間店舖,最多的縉城峰也只有9間。另外,店舖面積大,所以多為承租能力高的補習社、超級市場。

高牆建成,隔絕牆內、牆外的人,新住客融入不了原社區網絡。「新樓盤居民在大廈裏享受到全天候的健身設施、康樂活動如游水,甚至有閱讀室。不需要同社區有任何交流,與社區網絡是斷絕的。」Willis憂心一座座高牆從天而降,社區網絡會逐點瓦解,「街舖帶動街道人流,惟新樓的店鋪很少是面向街道的,變成高牆 。街坊就唔行嗰度啦,人留在街道的時間越少,可以發生溝通,社區網絡的機會就越少 。例如星鑽在重建的過程清拆了公共空間-餘樂里,重建公園,佈局有很多圍欄屏風、 石屎花槽、人當然可以坐長凳上休息,但做不到任何活動 。」以前的餘樂里有印刷店等,店舖會捐獻出嚟舉辦盂蘭勝會,不時有人聚集。「現在的公園,你嚟到就希望你是休息和欣賞。」

 

西營盤未來會是什麼風貌?(陳嘉元攝)

 

 

街舖對社區有幾重要?

新樓盤的高牆,和舊唐樓等待重建而空置店舖,轉變中的西營盤慢慢成為無街舖之城。街舖對社區連繫到底有多重要?「街坊可以擔一張凳坐在店舖門口和老闆聊天,這個生活模式已經好商場很不一樣,如果在商場,你擔一張凳就已經被保安驅趕。」商場的管理模式使商場舖怎麼也取代不了街舖。

CACHe紮根於西營盤百年建築12年,Willis也在這老區工作了5年,他想像中未來的西營盤會變得沒那麼可愛,「一個社區完全不發展才奇怪,重建不能阻止,要有新的活力。但要問更新是為誰?是為留在區內的人,現在把原有的人拆散、搬走,這樣的更新等於更新人(換走原區居民)。」按照這種更新模式,「舊區變天」的憂慮似乎不無道理。

 

免費索取《舖舖為營—西營盤街舖經營調查》http://cache.org.hk/blog/SYP_Shops/
直接下載 http://www.cache.org.hk/download/SYP_Shops.pdf

Share via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41,649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