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拿與深井 – 村民回憶中的生力啤廠長 (溫詩)
E-newsletter

窩拿先生(左)和周鎮裕先生(右)退休後相聚合照。

 

前言

深井位於新界西荃灣區,介乎汀九與青龍頭之間,與馬灣隔海相對。早在乾隆年間,原籍惠州府歸善縣傅昌榮公落擔清快塘[1],開基建村。1898年新界租借後,律敦治家族開始在深井購入大量土地,並創立香港啤酒廠,揭開深井工業年代的序幕。隨著工廠陸續進駐,吸引了大批潮州籍的勞動階層聚居。1948年生力集團購入香港啤酒廠,窩拿先生擔任生力啤酒廠長一職,自此,他與深井結下不解之緣。

online pharmacy reviews

 

窩拿與生力啤酒廠

現存記載窩拿先生的文獻非常稀少,只能憑生力啤酒舊員工的口述得知其人其事。窩拿先生是混血兒,擁有一半馬來西亞血統,在戰前香港啤酒廠年代已擔任廠長一職,據說由老律敦治親自聘任。1948年菲律賓生力集團購入香港啤酒廠,改名為香港生力啤酒,窩拿先生獲繼續留任。

1957年9月2日黎樹祥先生入職,開始在生力人事部工作,而窩拿先生曾兼任人事部主管,因此他對窩拿先生非常熟悉。生力啤酒投產初期,當時香港啤酒種類不多,包裝的技術相對落後,各類啤酒廠商基本上使用同款進口的玻璃樽。窩拿先生看準這個機會,以低價回收不同牌子啤酒的玻璃樽。[2]廠方只需剷去牌子招紙,清洗後,再貼上自己品牌的招紙,就能推出市場出售。如果玻璃樽有花紋則磨走花紋循環使用。由於當時製造玻璃樽費用高昂,窩拿利用「環保樽」盛載啤酒,大大減低生產成本。窩拿先生不負所托,時常為生力啤酒出謀獻策,節省成本開支。生力啤酒老闆對他十分信任,把廠房日常運作全權交給他處理。

1990年代生力啤廠改建為碧堤半島。

 

善待員工與深井村民

生力啤酒員工喜愛稱呼窩拿先生為窩拿叔。筆者曾訪過多名前生力員工,他們皆對窩拿先生讚不絕口。窩拿先生十分關注員工退休後的生活質素,他們均能領取一份可觀退休金。部份資深員工更會為他們舉行歡送會。報載,黃福祥服務生力啤酒廠20年,廠方特別舉行酒會,由廠長窩拿先生代表致送退休金、禮物及紀念牌給黃氏,感謝他忠誠服務。[3]亦有前員工表示,很多生力啤員工來自深井,退休後希望繼續留在深井安享晚年。有退休員工領取退休金後,就在深井買舖,開士多,經營小生意。

更值得稱道的是,曾有不少的深井村民遇上經濟困難,便會把手上的地契抵押給窩拿先生,換取金錢應急。須知道,當時深井土地並不太值錢,沒有抵押的價值,但窩拿先生總慷慨借錢給他們。黎樹祥先生表示,過去他協助窩拿先生處理不少相關個案,得悉來龍去脈,如村民不贖回,這些土地大多捐回作公眾用途或供地區組織使用。如深井商會便是一例,現存《深井商會碑》以茲證明,時維1967年。

 

本地段 蒙窩拿先生慨借與本會興建臨時會所謹立碑以謝忱。

深井商會敬立

 

窩拿與深井潮州人

深井新村的出現與生力啤酒廠有密切的關係。不少生力啤員工向深井舊村原居民租借農地建屋定居,當中不少是潮州人。潮州人生兒育女的觀念較強,居住在深井的潮州人愈來愈多,形成了深井新村。全盛時期,香港生力啤酒聘請近900多名員工,當中七成以上為潮州人。窩拿先生與潮州人特別投緣,據說這是因為在日治時期,窩拿先生曾得到潮州人的接濟,故喜歡聘請潮州人。

支持舉辦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

二次大戰期間,據當地人說靈光小學為日軍所據,屯門公路下方的操場曾用作公開行刑地。不少深井村民目擊行刑經過。戰後,生力啤潮籍員工認為該處「枉死」的怨魂太多,心感不安,終日疑神疑鬼。時任潮籍頭囉(工頭)周鎮裕先生向窩拿先生反映情況,希望依俗舉辦盂蘭勝會,超渡無主孤魂,保佑闔境平安。

1950年在窩拿先生支持下,開始有組織地舉辦盂蘭勝會,初期位置就在啤酒廠員工宿舍外,窩拿先生不但出錢資助,還提供電力供盂蘭勝會期間使用。現存該會址仍保留了一塊石碑,記載窩拿與深井潮州人的密切關係。

 

1985年《深井盂蘭勝會會址碑記》

本會地基 (深井潮州福利會) 先蒙 窩拿先生借出現以贈送方式將該幅約壹千百餘平方呎,地基轉名深井潮僑盂蘭勝會承受,並由本會永遠會長周鎮裕先生代表表簽署本會購約港幣一萬餘元之紀念品敬贈 窩拿先生留念。

由此可見,1967年,窩拿先生先借地1600餘呎作深井潮州福利會的會址,籌建費用則由深井村民自行籌募。1985年窩拿先生改以贈送形式,把會址送給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

1981年《誠建天地父母廟碑記》

 

贊助天地父母廟

天地父母是潮州人最崇拜的神明之一。按深井盂蘭勝會副會長鄭文光先生說法,「天父」即天公,而「地母」則解作土地。上世紀50、60年代,很多潮州人南遷深井,時間倉卒,沒有把家鄉的神明迎來供奉,安定過後便選擇供奉天地父母,保佑地區安靈。深井潮僑街坊盂蘭盛會的委員之一姚志傑先生還記得廟宇非常簡陋,用鐵皮搭建而成,位於深井新村水坑旁。廟內只有一張檯和一個香爐,廟前空地是當時小朋友玩樂的重要地方。1981年,獲荃灣理民府撥地建廟,在窩拿先生及眾深井街坊支持下,集資重建天地父母廟,經數次重修仍然保留當時建造的石檯和落成碑記。[4]

 

1981年《誠建天地父母廟碑記》

茲蒙 荃灣理民府恩准撥地建廟,仰仗生力啤酒廠廠長窩拿先生熱心贊助,更賴本村善信誠心獻金……

 

窩拿先生鼎力支持這次廟宇重修,更私人贊助一萬元,並擔任了永遠名譽顧問。在深井天地父母廟重建落成的開光典禮之日,窩拿先生聯同荃灣理民府兩位副理民官主持揭幕儀式,報紙亦有報導,場面熱鬧。

 

結語

1987年窩拿先生榮休,退休後移居英國。窩拿先生去世後,其骨灰分為三部份,三分之一葬於馬來西亞檳城,三分之一葬於香港墳場,餘下則葬於英國克羅伊登 (Croydon)。或許,一位人物是否偉大,不在於有多少文章歌功頌德,而是有仍然不時有人懷念過去種種的恩德,窩拿先生誠能做到這一點。

 

全文完

 


online pharmacy school

[1] 村前有一水塘出產青蟆,故命名青蟆塘,後改名青快塘。

[2] 黎樹祥先生回憶當時一個細樽的回收價是5仙,大樽則是2角。

[3] 華僑日報,生力啤酒廠職員榮休,1975年1月4日。

[4] 華僑日報,深井潮僑盂蘭勝會演劇 天地父母福廟落成,1981年8月22日

Share via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41,686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