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傳承與創新:以長洲飄色為例 (四) 長洲飄色復興與創新
非遺通勝


撰文:黃競聰 (現職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副執行總監,著有《風俗通通識》,主編《風俗演義》,  曾參與製作《文化保育活動手冊》、《蓮麻坑人、物、情》和《古蹟無障礙旅遊指南》系列,  並發表多篇論文。)

 

一. 長洲飄色復興與創新

平安包紀念品

公元二千年值理會擲杯決定在佛誕當天舉行會景巡遊和搶包山。二零零三年,黃成就退休,隨即被長洲各社團邀請「出山」,初期他沒有專門協助那一個社團製作飄色,只從旁指點一二。二零零五年,由政府主導之下復辦搶包山比賽,隨後到訪旅客逐年遞增。二零零六年,惠海陸同鄉會鄺世來先生盛意打動下,黃成就決定全力投身製作飄色。鄺世來先生特意安排人手組成創作團隊,協助黃成就,當年中國舉辦奧運在即,於是便選用這個主題,期望舉辦奧運成功,結果大受歡迎。自此,黃成就與惠海陸合作無間,每年例必成為傳媒的焦點。

現在差不多所有香港人都識得長洲有個「包山節」,當日下午有飄色巡遊,晚上有健兒進行搶包山比賽。「包山節」成功提升長洲的知名度,連帶其他假日人流也相繼倍增,這是當地居民亦始料未及的。長洲商人眼見「包山節」商機處處,推出有關商品,如平安包鎖匙扣、電話繩和迷你版包山架等。

  1. 1.    製作飄色技藝的變遷
    1. I.       打鐵工具

如前文所說,黃成就打鐵工具早已捐給博物館,重頭做起談何不易,他常以「廖化作先鋒」為喻。工具需重新鑄造,使用時始終不及從前那樣得心應手。按筆者實地考察,黃氏兄弟親身示範鑄造色梗。如鐵鎚猛力敲打鐵枝,力之所至,固定器具根本無法完全鎖緊鐵枝。以前,打鐵需要使用鼓風爐,體積龐大,時至今日,黃成就只能鑄造一個較小型的火爐,外置一部風機

沒有鼓風爐,只好加設吹風機,以增加火力

增強火力。打鐵必須用煤助燃。據黃光明師父解釋,打鐵需採用「紅機煤」。據說有兩大優點。由於他們的工作室位於住宅旁邊,為免影響居民日常生活,故選用一種燃燒時出煙較少。第二個優點是火力夠。原來購買「紅機煤」也不容易,黃光明四處搜尋終於在大角咀五金舖找到。製作色梗鐵時,先倒入大量紅機煤,然後在煤層上鋪一層木碎。點燃木碎,待「紅機煤」的顏色轉紅,鐵枝便可插入。黃成就只能靠經驗,適時取出鐵枝,太早或遲也會弄壞鐵枝。然後,鐵枝便需放入水中降溫,此步驟名為「淬火」,目的是提高硬度。接着,黃成就手執短柄鐵鎚,負責指示敲打的正確位置;黃光明手執長柄大鎚,跟隨短柄鐵鎚指示猛力敲打鐵枝,藉此調校至適合的弧度。

1. II.     製作手法

時移世易,製作飄色方式有所改變,以前打色梗需要最少三個人。一個負責拿細鎚,兩個負責執大鎚。細鎚者由較豐富經驗者擔任,負責指揮大鎚者力度和方向。時至今天,打鐵行業式微,在長洲已經沒有打鐵舖,鐵匠早退休或轉行,懂得此技巧已絕無僅有,因為如靠這種工作養活,簡直是不可能。誠如黃成就所言,每年其他團體重復使用飄色,只有他參與的團體 (長洲惠海陸有限公司) 能製作一台全新主題的飄色。現在,其六弟黃光明願意承繼其事業。黃成就執細鎚,其弟則手執大鎚。

  1. 2.    長洲飄色的創新
    1. I.       選用時事議題

 

黃成就最得意之作「廿蚊張」

過去,長洲飄色多以民間故事為主題,或者以貼近生活,偶有反映社會現狀為特色。黃成就表示,他喜歡用時事議題,更有發揮的空間。「廿蚊張」、「大和解」、「吾湯唔水」均出自黃成就師父手筆。如二零一一年長洲惠海陸有限公司的主題是「一子錯」,寓意官富民窮,一邊是飲紅酒、一邊是苦瓜代表一般貧苦大眾過的生活非常清苦,這個造型有一個鮮明對比,是飄色能夠扣連社會議題一大的吸引力。其功力在於鐵枝能夠穿透幾件的物件,一些很眼看很難穿透的東西,舉例紅酒樽和算盤等。他為了加強難度,以往一台飄色通常是上、下各「企」一人,這台飄色的設計可盛載四名色芯。二零一二年以特首選舉為題,作品名稱為「大和解」,上色扮演自由黨主席劉健儀,下色則扮演國務委員會劉延東手執電筒,喻意「有北京照」,而色梗裝飾大和解飯局的龍蝦、乾鮑、紅酒等。去年,飄色題材主角湯顯明,因涉嫌貪污,濫用職權,惹起全城關注。為增強效果,曾在案件中出現過的茅台和牛腩自不會缺少,並計劃巡遊時間沿途派熊仔曲奇餅,使人更容易聯繫到貪湯事件。表演者不再局限於色芯身上,在旁的社團成員也會參與其中,藉着行為和動作來特顯主題,這也算是一種突破。

II.     色櫃

從前色櫃沒有裝上車輪,單靠人手抬,會景巡遊少則個多小時,負責手抬者非常辛苦。如他們力有不逮,居於色櫃上的色芯便十分危險。

 會景中某隊抬景色男子李仲,昨日下午二時許,當抬至灣仔軒鯉詩道 (軒尼詩道) 廣生行前,突被一汽車輾傷右腳,登即倒地,後山十字車送往之往國家醫院救治。[1]

現在,色櫃改裝自平穩易控制的手推車,或多裝上滑輪,節省人力。只有少數堅持傳統,以四人抬起。黃光明是黃成就的弟弟,排行第六,他設計的色櫃不是從手推車改裝,而是手製一個鐵架,再安裝單車輪。製作飄色最困難之處在於把色梗固定在色櫃上。如果手法不對,輕則露出破綻,影響外觀。重則危及色芯的安全。因此,色梗安裝在色櫃的部份會把圓身鐵枝打至方形,這樣就能色梗就能鎖緊色櫃。近年,色櫃採用最新設計,鎖鍵位加置扭動鎖頭,當色梗插入鎖鍵位便可扭動鎖頭,使色梗更穩固鎖在色櫃上。

III.   長洲飄色融入基督宗教

 

長洲花地聖母巡遊中的飄色車

長洲花地瑪聖母巡遊全名為「聖十字堂及花地瑪聖母敬禮遊行」。[2]長洲花地瑪聖母巡遊大約始辦於一九六零年代。舉行初期,這個巡遊活動並非恆常節慶活動,遇有特別的節日才舉行,其時參與人數也不多。近年來,長洲花地瑪聖母巡遊愈見興盛,參與人數逐年遞增,二零一一年度更突破一千五百人大關。

二零零三年,美國天主教傳教會楊正義神父接任為主任司鐸,他希望以長洲的飄色元素引入聖母巡遊活動中,將天神保護世人的訊息帶出來。他特意聘請黃成就師父為他們製作四台飄色,每年重覆使用。在天主教的角度,飄色象徵教會與當地文化交融的媒介;飄色是長洲的傳統工藝,堂區的飄色表達了教會對長洲、香港以及中國的關懷。長洲人對此舉十分支持,外來人也視飄色是代表長洲的符號,花地瑪聖母巡遊使用這個符號,在不失宗教原意的原則下,成功建構長洲新的慶典活動。

 今年遊行的特色是安排了長洲的傳統「飄色」,三位小朋友穿上中國古代人物的服裝,分別代表長洲、香港及中國大陸的守護天使,作出合什祈禱和祝福的動作,贏得陣陣喝采聲。[3]

 

從一個不定期的儀式,發展到今時今日周期性的宗教巡遊活動,巡遊路線也不斷地擴展。相對而言,長洲天主教徒屬於少數,不足長洲人口十分之一,花地瑪聖母巡遊卻逐漸發展為長洲另一觸目的盛事,引入飄色是當中不可或缺的成功因素。

總結

 

長洲飄色與當地經濟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上世紀六十年代,長洲太平清醮成為吸引旅客到訪的文化景點,報紙屢有記載。製作飄色最重要的部份色梗主要由長洲鐵匠打造,隨着漁業衰微,依靠幫助漁民製造鐵器的打鐵店飽受考驗。飄色師父黃成就也要被迫轉行。十多年前,長洲渡假屋屢傳出自殺和鬧鬼等不利的消息,長洲旅遊業進一步遭受嚴重的挫折,使遊客裹足不前。[4]因此,當局改變宣傳策略,再次以每年一度太平清醮作賣點,向旅客推銷傳統風俗活動,無形中令長洲飄色再度復興。每年長洲會景巡遊,飄色主題必然成為傳媒爭相採訪的焦點。長洲各社團組織亦扭盡心思,創造出不少具話題性的飄色。飄色工藝也隨着科技進步而不斷創新。如色櫃由人力抬轎轉化為手推車,一來節省人手,二來方便運輸,減少意外發生,以配合現代的需求。值得思考的是,長洲不乏飄色師父,他們的出身均不是鐵匠出身,而懂得鑄造色梗者僅餘黃成就一人而已。黃成就年近七十,體力不繼,故常言有退休的念頭,六弟黃光明有意承繼,年歲亦踏入花甲之年。因此,長洲飄色工藝的傳承添上不明朗因素。

<<上一節 《長洲飄色興衰》

 


[1] 〈車輾傷人 多人中暑〉,天光報,1935年5月7日。

[2] 天主教為菲律賓國教。五月是聖母月,而在五月最後一個星期日,菲律賓會舉行「聖十字節」,   又稱「五月花節」。現時有為數不少菲律賓女性在港擔任傭工,雖然他們身居異地,但並無   忘記信仰。長洲花地瑪堂賀道明神父有見菲律賓教友增加,遂引入菲律賓天主教「聖十字節」   巡遊元素。

[3] 《公教報》,第3190期,http://kkp.catholic.org.hk/lo/lo3197.htm

[4] 詳見梁寶山:傳統再造 ─「長洲太平清醮」與「中環廟會」網頁:http://www.ln.edu.hk/mcsln/8th_issue/feature_03.shtml

Share via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41,343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