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華鬧市 霓虹普照 am730 2017/03/09
傳媒報導

 

繁華鬧市 霓虹普照

 

「東方之珠」,這名字很old school,卻最能表達香港的繁榮。香港的霓虹燈牌,見證數十年來的興旺衰退。每逢入夜,霓虹一亮,照耀了車水馬龍的街頭。五光十色,紙醉金迷,是香港人的驕傲。

文:Phoebe Yuen(phoebeyuen@am730.com.hk )
圖:黃文山、朱古力、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手藝值千金
年代轉變,社會價值亦隨之而改變。以往只要有一門手藝,謀生絕非難事。即使學歷低,亦能靠勞力和努力維生;反觀現在,隨街也是大學畢業生,總被「讀咁多書,仲咁辛苦打工做乜」的老道理牽絆,放不下那份自尊心,認為像造燈師傅的「辛苦工」不值得做。「80年代做霓虹的師傅,全部都發晒達喇!」單聖明師傅笑道。以往造燈師傅的月入可達2萬元,造就不少置業人士,閒閒地都有幾層樓揸手。「真係好似賣毒品咁好搵!」說罷,單師傅哈哈大笑。以每工$200計算,加上不成文規定包「茶煙飯」,每天上班,除了交通費,幾乎一蚊也不用花,人工淨袋。「嗱!真係會發達㗎!」
任職寶華霓虹光管公司的他,早在1984年入行。當年只有初中學歷,跟因學師而逃學的同學仔,齊齊到九龍城聯華光管公司,邊學邊做。就這樣,一做便是33年。後來老闆的兒子開設寶華,單師傅便一直待在這裡。他自嘲沒有扭燈天份,技術一般,因此專注在「生意」上。由洽談訂單、落場視察環境到畫圖,也由他一手包辦。霓虹燈造好後,如何安裝和監工都由他親力親為。「造燈師傅要企足一日,而且環境又熱又翳焗,做10分鐘已經成身汗,雙手亦要『吊起』來造燈,真的很辛苦。」難怪近年已經沒有人願意入行。以往從事與霓虹相關的工種,無需任何入職要求,只要肯學肯捱便可。單師傅當年入行,單純為了不想讀書,那會想到數十年後,安裝霓虹要考電工R牌。「結果還是要讀書!」

 

Practice不一定
makes prefect
霓虹燈的原理看似簡單,但背後卻牽涉很多化學理論。霓虹燈本來是一條普通的光管,打入低壓氖氣(Neon),便呈現紅色的燈光。只要將不同顏色的螢光粉塗在玻璃管的內壁,便能造出不同的色彩。本地採用的光管一般分為8mm、10mm及12mm。光管愈幼,亮度愈大。因此在同一平面上,只要利用不同粗幼光管的組合,便可做出陰影效果。同樣地,由於幼光管的亮度較大,因此耗電量較多。以每組一個火牛(變壓器)計算,8mm光管每5米便需用上一個火牛;10mm光管則以8米為一組;12mm光管便以10米為一組。愈幼的光管愈難扭,以相同大小的圖案比較,扭曲幼光管需時定必比粗光管長,有可能用上4倍時間處理。每枝光管原來長度是1.2米,因此接駁光管便要由專業的師傅以火槍處理。扭燈亦是同樣道理,以高溫將玻璃燒溶,再按圖樣扭曲光管。之後吹一口「仙氣」,把扭曲的位置吹脹。造好的光管需要把空氣抽空,再注入不同氣體。每個工序也不容有失。「以前有個徒弟仔,兩個月已經駕輕就熟。我?學咁耐都係手工一般,呢啲嘢真係好講天份,點練都冇用。」

 
力抗時代洪流
面對LED的威脅,霓虹燈業差點被時代洪流沖去。LED於2005年加入市場,標榜慳電、更光亮,加上政府大力宣傳,搶去霓虹業者不少生意。不過,單師傅卻一副「淡淡定,有錢剩」的心態,從未驚過。「我對霓虹有信心嘛!LED本身成本又貴,壽命又短(當然用歐洲貨除外),慳埋慳埋嘅電都不及成本高,變相仲貴咗!」他亦進行測試,發現市面上的LED所謂慳電,無一款能及政府所公布的慳電量,認為有誤導成份。

「個潮流要做LED,我咪跟住做囉!不過我冇放棄霓虹㗎!有啲客收貨(LED)唔夠一個月同我嗌救命,話都係轉返霓虹好。有乜計啫?光還光,但有啲真係光到趕客㗎!」LED分為正視及側視燈,可應用於不同用途,例如燈牌放於店舖正門,便避免採用正視燈,以防刺眼。惟大部分廠家為了控制成本,統一用上正視燈,令大家對LED開始生厭。於是在大約兩年前,大家終歸重投霓虹的懷抱。「現在有9成的客人都是造霓虹燈牌呢!」
除了店舖招牌,近年他亦接多了櫥窗內的霓虹燈裝飾,甚至藝術家的生意。「藝術家把設計好的圖樣交給我,我再用電腦軟件放圖(即放大圖案)和畫圖,將他們的創作實體化。」再好的設計,沒有單師傅的專業和造燈師傅的手藝,也未必能呈現出來。

 

 

見證香港興衰
80至90年代,是霓虹光管業最蓬勃的時代,同樣是香港的繁榮盛世。各行各業百花齊放,關於宣傳推廣,霓虹應記一功。全盛時期,行內有共三、四十家公司,造燈師傅也有上百人,然而由於霓虹是門獨特的專業,整個行業只有不足300人。時至今日,全港只有約10家霓虹光管公司,造燈師傅也只剩下數十人。退休的退休、走的走,又沒有願意入行的年輕一輩,即使霓虹沒有被新科技取締,恐怕也漸漸成為夕陽工業。真的不敢想像,將來會有一天,街上再看不到掛有霓虹的招牌,或者只剩下暗淡無光的壞霓虹燈。這個,還是「東方之珠」嗎?
歷經沙士和金融海嘯,寶華有幸站得住腳。「當年沙士人心惶惶,食肆結業的結業,破產的破產。唯獨明星海鮮酒家集團於逆市不斷擴充,它們所有的霓虹招牌都由我們負責。」過了一關,五年後,金融海嘯來襲。「這次幸得有IT集團的生意。當年他們拓展內地市場,著我們為分店設計霓虹燈牌。每天穿梭中港兩地當然辛苦,但全靠他們,我們才能捱過寒冬。」

城市字海
香港文字景觀展覽

走在街頭,抬起頭看,不難發現掛滿各式各樣的招牌。霓虹、手寫字、鎅字及鑿字等,形成獨一無二的字海。

地點:西營盤西邊街36A後座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展覽日期:即日起至 4月1日
時間:星期二至六上午10時至下午1時;下午2時至下午6時(星期日、一及公眾假期休息)
另外,現場將派發由主辦單位編撰的《城市字海》,可於展覽期間向職員取閱。

Share via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41,686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