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字海】遊走西營盤看名家墨寶 從手寫招牌看見「人味」 香港01 2017/02/22
傳媒報導



【城市字海】遊走西營盤看名家墨寶 從手寫招牌看見「人味」

 

  • 「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市區重建,與舊樓共存的老招牌亦一併消失。找路以外,有誰會捨棄小小熒幕的世界,抬頭看滿天手寫招牌?一個老招牌,背後是一個手寫匠、一個造字師傅與店舖交錯的香港故事。
  • 抬頭吧,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帶你遊走西營盤一片招牌海。
  • 攝影:陳嘉元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舉辦的「城市字海」展覽,講述香港手寫招牌。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舉辦的「城市字海」展覽,講述香港手寫招牌。

 

一街書法名家?文人題字 招牌聲價十倍

常說老區都是寶,置身西營盤,抬頭看,全是名家的墨寶。

電腦排版出現前,印刷字難以放大,各行各業的招牌得要找文人或字匠題字。所謂「一字值千金」,大舖財厚,多找來名書法家題字,於是店舖名外,必加「區建公題」之類,使有眼不識泰山的人都知「啊!原來是名人提字!」,既收宣傳之效,而加了這四個字收費也會便宜一點。

一看銅字招牌便知店舖有一段歷史。
一看銅字招牌便知店舖有一段歷史。
卓少衡的筆跡買少見少。
卓少衡的筆跡買少見少。

香港老招牌多用北魏碑體

香港的老招牌多用北魏碑體書寫,與內地、台灣等華文地區不同。戰後,由擅於寫北魏碑體的書法家區建公、蘇世傑帶起此風氣。北魏體筆畫分明、用於招牌上易分辨字體,因其實用而大受歡迎。當中文人卓少衡的北魏體別樹一格,字體不會太平穩,如「務」字筆劃雖多,亦不會一片模糊,而力字一撇更伸延至左邊,如今卓少衡字跡難尋。要能親暏其字跡,請到西營盤一趟。德成印務於1967年遷入西營盤,銅字招牌逾50年歷史,小小店舖如何請得起卓少衡?梁耀成(CACHe項目主任)指,原來店主父親與卓少衡份屬好友,老友不只友情價,更是分毫不收。

 

永盛號也有逾50年歷史。
永盛號也有逾50年歷史。

小店請不起名書法便請來街邊的寫字匠,直接爬梯手寫大字,寫招牌也寫對如聯般的廣告。做生意講求好意頭,故店舖多用白底紅字,喜慶紅夠旺。招標的字先用乳漆打底,所以能長期防水,所以常出現「底甩字不甩」的情況。

 

 

專人「省令招牌」?威水中醫三個招牌

「趙醒楠有落!」說的是屹立朝光街40多年的趙醒楠跌打館。此館於區內相當有名氣,由已故南華足球隊隊醫趙醒楠所創立。單從門面看,已感受當年的氣派,雲石外牆,銅字招牌。

 

區內不少人都聽過趙醒楠。
區內不少人都聽過趙醒楠。

 

俗語有云「省靚個招牌」,原來招牌有專人「省」。金屬字立體外形和光亮外面予人感覺高貴,受酒樓、酒店、金舖等高檔次行業歡迎。「要靚要付出代價」,梁耀成解釋,「以前有人專負責定期用省銅水「省靚招牌」以維持光澤,又或者由學徒做。」從前,西營盤每個百厭小伙子,大概都嗅過那陣跌打酒味。新世代不再跳跳扎扎,只在補充練習掙扎,昔日繁華不再,招牌沒人「省」,銅字氧化,早變得黑黑沉沉。趙醒楠去世,醫館由兒子打理,掛上巨型黃底紅字的電腦字招牌,老遠也看見,另一名兒子在旁開了西醫診所,形成新與舊、中醫與西醫三個招牌鼎立的局面。

 

 

新招牌搶眼。
新招牌搶眼。

屬於香港的文字工場

為何只有大舖才會做銅字招牌?因為過程繁複,成本較高。以前的新填街和上海街是文字工場,銅字師傅先到砵蘭街找寫字匠寫招牌,相熟的寫字匠會把字的筆劃「打碎」,讓師傅多用碎料(把字剪裁後剩下的材料),以減少成本。再到上海街找植字公司印刷,最後到新填街五金店買銅料,才去打磨或焗油公司。

新搬入的公司自行為招牌加上圖案。新搬入的公司自行為招牌加上圖案。

 

西醫用三角型招牌?白底黑字形象夠專業

走過街頭,忽然看見兩層樓高的位置有三角柱招牌,本以為不見得光的行業,梁耀成解釋,反是代表有西醫駐診。何以用三角形?梁耀成指無從稽考。不過,西醫的招牌總是迷你型,老人家要走近才看到,只因以前醫委會有專業守則規定,一樓的西醫診所招牌不得超過10平方呎,高於一樓不得超過13平方呎,以防同行競爭。而且,西醫招牌基本上只用白底黑字,以保持專業形象。梁耀成指這座唐樓的二樓以往有西醫診症,「你看那個三角形就是西醫的痕跡,新公司搬入去後,覺得招牌有趣便自己加了圖案。」

 

西醫鄭寶剛從前在二樓應診。
西醫鄭寶剛從前在二樓應診。

 

海報取代招牌 一張海報三種字體

80年代末,電腦、排版軟件普及,改變文字和招牌的生產模式。梁耀成揚手指着正街街市的海報,一張海報竟有三種電腦字體,「設計師可能覺得靚就用,不像寫字匠,他會想是誰看、如何看得舒服,什麼行業用。」看過充滿個人特色的手寫招牌,忽爾看見電腦字體,竟覺不慣,手寫招牌一筆一劃背後也有思量過,所以手寫招牌才有「人氣」。

 

約1905年的皇后大道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約1905年的皇后大道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1960年代的德輔道中。(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1960年代的德輔道中。(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同一條街 一邊冇招牌 一邊百花齊放

走到皇后大道西舉頭看,招牌蔽日,滿天星羅棋布,那是以前的故事。文明能壓碎,情懷不衰?的確即使戰時前的唐樓拆卸,仍有不少招牌橫霸天空。不過,2010年,政府收緊管制,若安裝於大廈外牆的招牌大於10米,須找建築師出則外,店主須定期重新檢查招牌,梁耀成認為有點荒謬,「近年西營盤多了大型樓盤進駐,租金不停升,你叫他們花幾萬元出則?找人檢查?店舖連可以捱到幾時都不知,所以任由政府拆下招牌,好多隨便用電腦字體的招牌便罷了。」

 

同一條街的舊樓,仍有些老招牌。
同一條街的舊樓,仍有些老招牌。

 

最後一站,梁領我們走到西營盤第二街。一條街,左右彷如兩個時空,「左邊住全是舊樓,所以你見到LED招牌、電腦字、銅字、手寫字什麼都有;右邊是縉城峰,稱不上是街道,因為沒什麼店舖,不可能有橫向的招牌,你貼一張紙,一個易拉架都要問過管理公司。街道變得不是大家的。」梁慨嘆,「有個在澳門的大型芬達霓虹燈招牌,很多年了,後來被香港人買下收藏在展覽。我看了,沒有什麼感覺。因為那個招牌是要掛在澳門街上,見證年代轉變,所以澳門人才那麼有共鳴啊。」

「人端字正」,一個人的字可反應他的性格。現在遊走街頭,看到銅字招牌,不用問老闆,便知道店舖規模不錯、有點歷史,一個招牌便說了它的過去。

正如黃凱欣(CACHe傳訊經理)在「城市字海」展覽開幕時說:「手寫招牌最好的展場不是這裡(CACHe展場),而是這座城市、這條街道。為什麼我們只能在荷里活電影、明信片才看到香港招牌呢?」

 

縉城峰前身為9幢建於1960年代或以前的唐樓。一條街的左右兩邊相距甚大。
縉城峰前身為9幢建於1960年代或以前的唐樓。一條街的左右兩邊相距甚大。
兩個舖位已有4、5種招牌。
兩個舖位已有4、5種招牌。
  • 城市字海 – 香港文字景觀展覽
  • 時間:星期二至六 上午十時至下午一時;
  •    下午二時至下午六時(星期日、一及公眾假期休息)
  •    逢星期六有導賞團
  • 日期:2017年2月18日 至 4月1日
  • 地點::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香港西營盤西邊街36A後座
  • 參考資料:《城市字海-香港城市景觀研究》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Share via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41,686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