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有意思 信報 2015/07/21
保育資訊, 傳媒報導

廢墟有意思

最近,香港攝影圈開始冒起一股拍攝「廢墟」的熱潮——拍攝香港的廢墟。在卡記的認知中,廢墟是恐怖片取景之地,人跡罕至的地方,總似有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被喻為高度密集發展的香港,竟然還有未被「舊區重建」推倒的廢墟?

在攝影師Sing Chan及其同好朋友眼中,廢墟是個發掘故事的地方。「廢墟中有不同畫面。例如我們曾見到有婚照掛在廢墟中——明明結婚是人生大事,但屋主離開時竟然沒有帶上婚照?又試過在一間廢墟中的房間,見到牆上有三個年份橫跨十數年的月曆。不同年份的月曆竟然同時掛在牆上,當時房間的主人用意如何呢?這些都是有趣的畫面,令我們繼續猜想故事。」因為喜愛在廢墟中找尋故事與畫面,四年多來攝下多個本地及外國的廢墟,Sing Chan剛與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料中心合作,舉辦了「荒凝止息 尋晃攝影展」,與香港觀眾分享廢墟之美。

土地問題

該展覽至7月25日。展覽有四個主題,分別為「人生」、「住客」、 「空間」及「異地」。展出的相片中,只有「異地」中十數張相片是來自香港以外的廢墟,其餘四分之三的相片都是在香港的廢墟拍攝所得,令人驚訝香港廢墟數量之多!「其實除了政府的廢棄用地外,私人唐樓等都有可能是廢墟。這堆相片中甚至有在附近鬧市(展覽場地位處西營盤)的廢墟所拍攝。」拍攝廢墟是個弔詭情況——當攝影師拍攝廢墟,又將作品與大家分享時,固然會引起大家的興趣,分享快樂,順道推廣;但若有更多人得知,除了廢墟的狀態因愈來愈多人到訪而每況愈下,而政府用地內的廢棄建築物更有可能引來翻新、推倒重建。

「作為香港人,我當然希望我所住的城市繼續發展,有時也覺很矛盾。」Sing Chan亦分享,想要藉其中一個主題「空間」的相片作出一點點有關發展的聲音。「空間」主題下有拍攝到軍營內的劇院,內部間隔類似監獄的建築等。「劇院面積本身已不小,能在內興建劇院的軍營佔地可想而知;只有社會上沒有人犯罪才不需要監獄,但這間(類似)監獄卻是廢棄了。這些佔地面積大的土地沒有好好使用,但當沒有土地時就向郊野公園開刀。」

遇見「住客」

不過,對於廢墟的所在位置,Sing Chan卻是三緘其口:「通常拍攝廢墟的同好都不會直接告知位置,以防有人意外破壞;但只有自己能找到及拍攝又不好玩,所以大家都只會留下一點點提示,讓有心人自己尋找。」自己一手一腳尋找,珍惜之情亦會更高。拍過本地廢墟,也有到各地探險。相比香港,外國有些廢墟的紀錄十分有系統。「像日本的甚至有攝影師會出書紀錄下來,甚至列明地點,當地人也不會前往蓄意破壞。」

是次攝影展中,主題「住客」下的作品,其實是以一眾走進廢棄空間的動物與植物作主角。沒有人的空間內,連四季都變得不明顯。經歷數十個寒暑的空間,沒有人為影響,植物早已進駐,廢墟已成為樹林內的一部分,亦有不少動物棲身在內。「因為廢墟人跡罕至,經常會遇上不同動物:貓狗固然不在話下,亦有試過遇上貂鼠。貂鼠本身怕人,在其他地方牠聽到有人聲通常已逃走,但在廢墟內卻可遇上。」Sing Chan續指,拍攝途中亦有遇過野豬一家大細,但牠們的反應並非媒體中常見的具攻擊性,而是遠遠見到有人就已走開,轉個方向。

Share via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42,558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