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紙紮師傅歐陽秉志 紙有情永在 太陽報 2015/1/11
傳媒報導

新派紙紮師傅歐陽秉志紙有情永在

去年年底,港鐵西港島綫終於通車,新元素對懷舊的西區帶來一定衝擊。同樣地,古老行業如傳統紮作,怎可與時代並進?長江後浪又是否一定要推翻前浪?80後歐陽秉志,繼承父業,成為紙紮師傅,打理紙紮店,除傳統的紙紮祭品、花燈、燈籠外,還與時並進製作令人嘖嘖稱奇的紙紮潮物,恍如藝術品般精細。中國人一向重視「慎終追遠」的儒家精神,而紙紮祭品盛載的往往是在世者對先人的思念,雖然祭品最後會化成灰燼,但薄薄的紙卻滿載濃濃的親情,紙在,情也永在。

80後歐陽秉志,1997年於大一藝術設計學校畢業後,無心插柳之下接手父親工作,打理紙紮店。或許是年輕人喜歡挑戰的本色,又或者是他體內設計天賦的萌發,他剛落舖幫手,首兩件紙紮潮物祭品便引起關注。由於當時流行玩滑板車和跳舞氈,他便把這兩件物品製成紙紮品。「我把這兩件紙紮品放在店前,初時只希望吸引途人注意,其後竟然引來一些傳媒的訪問,令我有些始料不及。」歐陽秉志一做就是十多年,紮作過無數潮物祭品,代表作有為Beyond主音黃家駒製作的紙紮電結他,為他贏得「新派紙紮師傅」的美譽。

紮作栩栩如生

當筆者向旁人提及歐陽秉志的紙紮品時,他們的反應都會相當驚訝,不禁報上「唔係啩?!」、「咁勁!」、「厲害!」等字眼。其紙紮製品涵蓋衣食住行四大範疇,絕對可用包羅萬有來形容:各種衣物(波鞋、高跟鞋、手袋等)、各種電器(經典相機、卡式收音機、NDS遊戲機、電動按摩椅、吸塵機、電動牙刷等),甚至連各種美食如杧果西米撈、酸辣米線、雞翼等,亦難不倒他,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紙紮實物具備可活動的功能,如卡式收音機可拉開面蓋、手袋可拉拉鏈等,製作栩栩如生。
歐陽秉志坦言做過不少難忘作品。「曾經有位男士想我做某麵店的酸辣米線與雞翼,起初我婉拒了,因為實在太難製作。後來他再來找我,說其女朋友生前非常愛吃這些食物,我聽後便說:『讓我想想』,於是便買來這麵店的酸辣米線仔細研究。我用竹篾做碗,其他東西則用紙張來做,至於雞翼呢,阿爸教過我用紙糊方法,把真雞翼逐層逐層糊上紙條,待紙條成型後便取走真雞翼,之後就可以上色。最後將黑色卡紙剪成紙碎,灑在上面代替黑椒。客人看到製成品後非常滿意。」過程雖然十分耗時,但歐陽秉志實在被對方的心意感動,於是就動手製作。他笑說也試過有客人不收貨:「有次以金紙來代表某手袋的拉鏈,怎知客人說拉鏈拉不開,怎能放東西?我惟有用真拉鏈取而代之。」
堅持認真製作

雞翼和手袋無論如何逼真,說到底只不過是一團紙張的合成品罷了,最終也逃不過被火燒掉的命運;但歐陽秉志卻珍而重之地看待,事前做足資料搜集,盡心盡力製好每件紙紮品,好像「成名作」電結他。由於對樂器一竅不通,他於是多次走訪琴行觀察,加上店內不准拍攝,他便仔細記下每件零件的位置、結他各部分的比例等,最終如願以償完成了。又例如為了做紙紮縮骨遮,他便拆散一把真縮骨遮作徹底研究。「我希望雨傘打開後,可以收回遮身裏面,還原實物的面貌,但目前尚未成功。」有別於傳統的紙紮品,歐陽秉志多數採用卡紙摺疊方式來製作,因為卡紙靈活性較大,可做出像真度極高的紙紮品。「我深信人死後會進入另一個世界,紙紮品可供另一個世界的人使用,那怎可以馬虎呢?」先人的離世,無阻在世者對他們的關愛,一切的掛念恍如寄託在紙紮品中,傳遞到先人那裏,所以歐陽秉志用心做好每件紮作。

遵從禁忌是尊重

紙紮行業容易令人聯想到死亡、鬼神等,歐陽秉志坦言這行也有禁忌:「根據上一輩的傳統說法,紮作期間,紙紮品絕不能沾有在世者的鮮血,否則那人會遭逢不測。我採取『寧可信其有』的心態,萬事小心。有些年長的客人,其思想對紙紮品亦有所禁忌,例如有次我在店中製作紙紮品,剛巧有位上了年紀的女性客人想購買衣紙作新年酬神之用,我便順手遞上相關物件,怎知遭對方拒絕,因為她認為此舉不吉利。」從事這行那麼多年,歐陽秉志坦言也遇過靈異事件:「不時要送紙紮品到殯儀館,長輩曾吩咐我去到這些地方,不要亂說話。有次我見到靈堂相中的亡者是位年輕女性,心想:『咁後生就唔喺度』,怎料當晚在睡房,突然聽到『老公、老公』的叫聲,嚇到我立時走到客廳。」禁忌其實很難去解釋,但從事這行要遵從某些習俗也是無可厚非,至少這是一種尊重。

開班傳承手藝

歐陽秉志製作出無數紙紮潮物,無疑為這夕陽行業加添不少當代氣息。為了讓這古老手藝得以傳承下去,他便經常跟不少機構合作,舉辦紮作工作坊,好讓更多人了解這個行業,掌握部分製作技巧。早前他開始與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合辦「紮作承轉工作坊」,近來已舉辦到第三屆,可見反應熱烈。歐陽秉志說,透過小班形式傳授紮作技巧,可以讓學員將自己創作意念實踐成形,轉化成立體的工藝品,身為導師的他同樣獲益良多。他娓娓道來一些堂上趣事:「學員製作了不少有趣作品,有次我教他們製作紙紮公仔,有學員搞笑地為紙紮公仔配上自己的校服,真是百無禁忌;亦有次與一班藝術家交流,他們認為保鮮紙、電髮紙,具備防水作用,於是用它們代替宣紙製成紙紮品。這些經歷相當難忘,對於我的製作亦有很大的啟發性。」

常言道:「做人好化學」,有誰會想到聲演「多啦A夢」的林保全先生會突然離開我們?問到將來有何發展,歐陽秉志說得相當淡然:「從未想過未來,做好現時手頭上的東西便算了。」人生無常,活在當下最重要。

後記:久違的人情味

今次採訪見證了舊區小店的人情味。甫踏進店內,歐陽秉志老爸乾伯多次親切地叫筆者與攝記找椅子坐。其後有位街坊買衣紙,跟乾伯寒暄一番、查問拜太歲的事宜。見到攝記為歐陽秉志拍照時,她以一副家人的口脗說:「細佬,又做訪問呀!」臨走前,她更把兩張展覽館門票送贈歐陽秉志,還叮囑他要留意表演時間。當四周圍都是規模化的連鎖店時,這些小店與街坊之間的人情味,實在叫人懷念。

歐陽秉志 Profile

寶華紮作第二代傳人,其父歐陽偉乾(乾伯)於1950年代開設紙紮店,二子歐陽秉志於1997年開始在店中工作,並以新派方式繼承父業,製作過不少紙紮潮物。

Share via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41,649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