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過60仍有“火”能者不言休 明報 19/03/2013
傳媒報導

「李嘉誠80 幾歲都未退休啦,我點敢話自己老呀!」今年63 歲的陳捷貴,身兼香港大學何善衡夫人堂宿舍經理、香港大學職員協會會長、長春社文 化古蹟資源中心主席及區議員等職銜,他表示: 「只要能力做到,我永不言休。」在職場上,年過60 但仍戰意十足的又豈只他一個。在香港,其實並沒有法定退休年齡,只是不少公私營機構都參照政府的做法,將退休年齡設定為60 歲。如果沒有設定退休年限,你的理想退休年齡又會是幾時呢?
文:梁翠薇 圖:林俊源、受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剛獲香港大學頒贈35 周年長期服務獎的陳捷貴,一直是港大的宿舍經理,3 年前本已到大學規定的退休年齡,但港大在部門財政、其個人表現及大學意願下,改以合約方式及調整薪金後,讓他繼續留在港大服務,他廿年來亦是港大職員協會 會長,捍衛教職員權益,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向校方爭取非教授職員的退休年齡延至65 歲。他表示固然有人想60 歲退休歎世界,但同時亦有很多人不希望太早便退下來, 「以我認識就有兩類,一類是沒有經濟負擔而仍很有心繼續在工作上發展的人,另一類是基層員工,仔女才剛畢業,不想自己成為他們的負擔」。

貢獻社會之火不滅
陳捷貴屬於前者,兒子早已出身,現職高級政務官,本可與太太齊齊享清福,只因他心中仍燒有一團熱火,希望繼續貢獻社會。除了港大的工作,他亦要兼顧區議員、長春社的工作,每天的時間都填得滿滿, 「差不多每天都工作至凌晨兩三點,所以我是住在宿舍裏,慳番搭車時間來工作」。
他拿了日程表給記者看,整個3 月份, 除了月底的其中3 天暫未有appointment 外,其餘日子,每天最少有兩至三個會議(上圖)。他說: 「我今天下午跟你做訪問, 已經是第四個meeting,剛剛才跟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會面,交流一下港鐵未來在西區發展的事。」縱然忙得不可開交,但他表示「只要能力做到,我永不 言休」。

被迫退休業界損失
未想停下來的人比比皆是,他以港大為例,現時只有教授級的教職員可於55 歲申請延遲退休, 「不少副教授都擁有很卓越的學術成就,他們仍對很多研究工作很有熱誠,如果逼他們60 歲退休,就會是學術界的損失。因此,他們有些會提早轉到其他大學繼續發展,這方面城大、嶺南和科大都做得比我們好」。
至於另一類屬基層而不想被迫退休的員工,陳捷貴分析道: 「有些水電、木工等技術人員,薪水不算多,若仔女剛畢業一兩年,人工不多,再過幾年又要煩買樓、結婚,如果做父母可以多工作兩三年,讓仔女安心建立事業、 儲錢,便可減少仔女的負擔。」他又指出,港大自334 學制後,對技術人員的需求一直很大,但現時多為外判工, 「與其花錢請人睇實班外判工,何不請回本來已在這裏做長工多年, 卻要被迫退休的人?他們有技術知識,可以教新人,對學校又有歸屬感,根本不用你去看管他,他已能把工作做得好」。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不過,年輕一輩或許認為,老前輩人工高、職級高、年假多,在職場中正是「阻住地球轉」。陳捷貴認為有不成立的論點,但同時也有值得討論的地方: 「有人話炒了個貴的,夠請多兩個平的,但公司其實不應這樣計數,因為公司一樣要找人替補那個位置。又有後生的說老的不走,便沒法升職,但他也要想想,將來 自己亦都會有多5 年時間拼搏, 不會存在不公平。」
至於假期多少的問題,他認為倒是可以「商量」。他笑說: 「例如現在我卅多日年假,理論上我每年有一個月不用工作,港大都會逼我放,我太多工作了,有時唯有照申請,但偷雞返來工作。」他認為只要僱主有能力令僱員 對公司產生歸屬感,僱員亦會樂意為公司「賣命」,不會斤斤計較。
觀乎現時香港的實際環境,政府的高齡津貼、強積金,以及不少社會福利都要待至65 歲才可享有,陳捷貴問: 「若果60 歲便要退休,中間5 年怎樣過?」

Share via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Copy this password: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41,770 Spam Comments Blocked so far by Spam Free Wordpress